新聞快遞>>
                  王銳在甘谷調研脫貧攻堅工作:確保脫貧摘帽目標順利實現    王軍在麥積區和天水經濟技術開發區督查重點項目建設    七屆天水市委第四輪巡察5個巡察組完成進駐    趙衛東調研張家川清水農村飲水安全等工作    【改革開放40年】安培玉:用青山綠水描繪新時代的美麗畫卷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甘肅
                  全國已有9個省份試水“獨生子女陪護假”
                  甘肅有關實施意見也正在接受社會各界建言
                  來源: 每日甘肅網    編輯: 鄭紅艷 2018-11-04 10:25:08 星期日     字體設置:

                  全國已有9個省份試水“獨生子女陪護假”?我省有關實施意見也正在接受社會各界建言

                  用制度的彈性?讓兒女的陪伴多些從容

                    網上一張在醫院陪護的照片,被大量轉載。圖中兩張病床上分別躺著正受病痛折磨的父母雙親,之間是垂著頭坐在小板凳上的兒子,他伸出雙手分別握住兩位白發老人的手,背影中充滿了無奈。

                    這組白色基調的畫面,用視覺的沖擊映射出一個不容回避的現實問題:獨生子女,這個最幸福也最孤單的特殊群體,從呱呱墜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在獨享寵愛之后,必定要在有朝一日獨自挑起奉養雙親的重擔。

                    面對這樣的殘酷,獨生子女和父母之間錯綜復雜的情感拉扯,在“老齡化社會”、“養老”等敏感詞的不斷刺激下,逐漸演變為全社會所應直面的,且被打上了鮮明時代烙印的焦點話題。而在此過程中,正在福建、廣西、湖北等9個省份試水的“獨生子女陪護假”作為一種量身定制款的制度福利,伴隨著上述熱度的升級,開始走進公眾視野。

                    1 重壓之下:“陪伴”即“奢侈”

                    張曉雅,出生于1980年7月。

                    這個時間節點,讓兩件事情與她緊密聯結。一件是,今年她38歲了,身邊的人都在為她“大齡剩女”的頭銜評頭論足;另一件是,她出生的那一年,國家計劃生育政策被正式寫入憲法,像她這樣的孩子,有一個專有的稱呼,叫作“獨生子女”。

                    對于前者,張曉雅苦笑著就會搪塞過去;而對于后者,她常常會被莫名的無力感沖擊著。

                    2018年10月29日,午后,蘭州藍天白云,空氣慵懶,溫柔端莊的張曉雅心事重重。

                    她告訴記者,她現在工作還算穩定,但這么多年來她不敢談戀愛、不敢結婚。說起來也可能和父母的生活狀態有關。

                    生活在白銀的父母一直身體不好,總讓她牽掛不已,中間也有無數次產生了辭職回家的念頭,但父母一句“供你念書就是為了讓你回家嗎?”,每每此時,她心里就充滿了委屈和退縮。

                    無奈之下,為了兩位老人的榮耀,她強打起精神,用努力工作來分散這一份揮之不去的擔心。之后,她但凡聽到父母在老家又生病住院了之類的消息,就忍不住想去跟單位領導請假,因為平時的兢兢業業,領導雖然面有難色,但還是經常會批準。可當她火急火燎跑回家的時候,“他們的表情明明是感動的,可是,言語里卻是要讓我待一會兒就回去上班。”張曉雅的內心很抗拒這樣違心的對白,但她更了解父母的冷漠是因為不想她因此被扣錢甚至丟掉工作。

                    她知道,父母在錢財方面已經無力給她任何的幫助,他們最欣慰的就是看到女兒能夠好好謀劃她自己的未來。

                    “我常常是哭著離開的。”張曉雅說,“生活不易,到了我這個歲數就更加尷尬了。我之前談了一段感情,彼此都喜歡,但后來我了解到,他們家也只有他一個孩子,而且父母身體都不好……我好害怕。”

                    面對這份被現實打敗的愛情,張曉雅索性把“獨生子女”這個群體完全屏蔽。因為一對同為獨生子女的夫妻去全力以赴照顧四位老人的壓力讓她不堪重負。

                    不過這些跟如何給孱弱的父母一個舒心而體面的“養老”相比,也許并算不得什么。只是,僅憑一己之力,那看起來就像是經年累月壓于“生活”重石板下無法掙脫的枷鎖,企圖這樣反哺的愿望更近乎奢望。

                    2 虛名之外:“陪伴”即“成全”

                    畢尚是蘭州一家房屋中介公司的老板。為了能夠陪伴重病纏身的老父親,作為家中唯一的孩子,2011年他義無反顧地從湖南回到了甘肅民勤老家。

                    可是3個月后,父親還是永遠離開了。從那一刻起,他就下定決心要照顧好自己的母親。為此,初入社會的他選擇了創業。要為母親以及自己未來的小家創造更多的物質財富。

                    但“我越來越發現,現在的我真的不能和我媽好好溝通了。她不和我們住,要自己回老家”,已經擁有幾個店面的畢尚,也對這樣的一種窘迫始料不及。

                    他回憶母親這幾年來的精神狀況,似乎一切的變化都源自他的兩個先后出生的孩子。他們中間就隔了一歲。母親終日圍著兩個孫子忙里忙外,疲憊不堪。后來,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他找了保姆。可是母親依舊各種不放心,操勞的程度并未因此而降低。終于母親提出“想家了,想回去看看”。畢尚突然明白,這些年來他疏忽了一件事情,他給了母親偌大的房子,卻沒有給她家的溫暖以及家人的陪伴。

                    “因為忙工作,早出晚歸,我有時候一個月都見不到她。”倔強的他不敢嘴上講出來,可是眼神中落滿了慚愧的傷悲。

                    “話又說回來,我現在就順著她成全她吧,只要她開心,想在哪兒養老就在哪兒。”當他在朋友圈看到母親回到老家發的和老姐妹們的合影時,許久未曾定睛細看過的母親,神采奕奕,渾身散發著自由快樂的光。

                    他悄悄為母親購買了大病保險,隔三差五給老家與母親走得較近的親友打打電話,間接地掌握著已經成為“空巢老人”的母親的近況。

                    很多時候,他在心里為母親盡可能周全地張羅著隨時可能就需要拿出來的“養老”保障,“如果異地就醫報銷能夠更順暢,那可能我接她過來住院就醫的時候,她就不會因為心疼多花我的錢而那么執拗了。”

                    也因此,他經常盡可能地給予員工的父母一些便利和幫助,甚至把“孝”植入了企業文化。但是,他也日漸力不從心。他說:“員工父母的養老問題,也不能指望全由我一個人去消化、去理解,畢竟我沒有那么大的能量去不計成本地成全他們所有想表達的孝心。”

                    3 破題之本:“陪伴”即“配套”

                    如何在現有的環境下,及時釋放一些壓力出來,給那些正處在兩難中的獨生子女及其父母一些政策層面的支持?這是像張曉雅、畢尚等獨生子女們一直以來所期盼的。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針對高頻次出現的父母生病住院期獨生子女請假照顧的問題,多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建議國家立法規定獨生子女護理假。一時之間,引發了獨生子女的廣泛關注。

                    目前,我國已有多個省份通過地方立法建立了獨生子女護理假制度。其中,福建、湖北、黑龍江、廣西、海南、重慶六個省市自治區在老年人權益保障法配套法規中規定了獨生子女護理假,河南、廣州則是在地方計劃生育管理規定中進行了明確。專家及代表委員建議,在地方性法規施行一段時間后,對其效果進行評估,總結相關經驗后可在國家層面進行立法或修法。

                    同時針對“紙上制度”落地難的問題,他們又積極建言獻策,但其核心直指“配套”二字。

                    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青海省委會主委張周平認為,在休假期間,社區醫療服務站和民辦居家養老機構對獨生子女進行照料、醫護培訓,配合短期入住、上門護理等配套服務,實現獨生子女家庭“醫養結合”模式的有機組合。對于獨生子女家庭中子女與父母異地參加醫療保險的情況,允許父母醫療保險轉入獨生子女戶籍所在地,并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在政策暫不能允許父母轉入獨生子女戶籍所在地參加醫保或者單位確實無法給予獨生子女休假的情況下,在父母生病住院期間,給予獨生子女護理費補助。

                    全國人大代表張曉慶建議,對落實獨生子女護理假到位的企業,在財稅方面給予一定的政策激勵;對違規企業施加懲戒,以此來防止假期被挪作他用、企業負擔增加等方面的擔憂。

                    近日,我省民政部門也傳來這樣一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公開發布《甘肅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制定和實施老年人照顧服務項目的實施意見(征求意見稿)》并接受社會各界建言獻策。

                    我們看到,獨生子女護理假被寫入其中:“切實落實職工帶薪年休假和職工探望父母假制度,健全完善農村部分計劃生育家庭獎勵扶助和計劃生育家庭特別扶助等政策。獨生子女父母年滿60周歲,在患病住院治療期間,用人單位應當支持其子女進行護理照料,給予每年累計不超過15天的護理時間,護理期間工資福利等基本待遇不變。”

                    也許,一張被政策、被法律保護的獨生子女帶薪陪護假條,并不能真正化解分散在獨生子女在陪護父母過程中點點滴滴的瑣碎艱難,但至少,這一政策層面的關愛、體恤之光,讓他們的陪伴多了些許溫暖和從容。?蘭州晨報/掌上蘭州記者?李輝

                   

                  上一篇國內外專家為敦煌石窟研究開“良方”

                  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相關新聞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94713796.com版權所有,未經《天水日報》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新聞熱線:0938-8390229 技術故障:0938-8217313 謠言舉報: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隴ICP備09002627號
                  技術維護與支持:天天天水網信息部

                  法律顧問: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職素芬
                  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勢图